软糖

来找我,至少别让我在梦里都孤独。

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1

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1

*湘江水

“我将违背我的天性、忤逆我的本能去爱你。”

 

公元2134年,新世纪大战后一百年。

整个南美洲被翻进海洋,地球气候回到寒武纪,一半人口死于急性放射病。仅剩1/3的人类居住地被重新排序编号,划分为ABC三个等级。而更多的飞行器载着人类向宇宙深处推进,他们穷极一生,无畏黑暗,去找寻属于自己星星。

公元2134年,也是哈雷彗星再次返回内太阳系的一年。

施逸凡是来看星的。

他住在0731-C的第三联合公寓,考上大学后户口从C区迁到了B。第三联合公寓像一个竖起的火柴盒,勃列日涅夫式,通体灰砖,四面挖满了密密麻麻的窗洞。

这个时代已经没人见...

12 91

一叶知秋

一叶知秋


*湘江水

*一个有点好玩的刘聪


刘聪生在初秋,是个温吞的季节。

秋天尝起来味甘微酸,须捉住夏天掐头去尾,将和煦与红叶萋草调和一味。

偏偏刘聪对煮饭的事一窍不通,烤鸡翅不知道洗,对电饭锅惊奇,胡椒粉抖多了还满嘴狡辩。

施逸凡听说后一个电话从长沙打到北京。视频里他咬着筷子端着一盆蛋炒饭,一头红毛笑得像陵南一战的樱木花道。

他得意道:“聪哥,我总比你强些咯。”

那时候刘聪正在北京吃他的最后一碗炸酱面,他和盛宇头碰头,挤在小小的手机框里。

说来尴尬,刘聪是盛宇送走的,连这顿饭都约的于心有愧。

视频邀请发过来的时候,还是刘聪揽着盛宇的肩膀把自己贴过去,倒显得盛宇自己心血来潮,多此一举。

还是施逸凡在...

方圆

方圆

*湘江水

*不会湘言,没有考究

    感恩观看,请勿打扰真主


盛宇到得还要早些。

刘聪开门时先撞见一双AJ6,来自1938的布鲁克林,兔八哥配色。

长沙的十二月已经很冷了,街上行人冷帽围巾齐全,从头到脚都周到。偏偏刘聪更畏冷些,又赶上小区检修,屋里一点儿热气没有。

他是披着外套来开门的,迷迷糊糊昏昏沉沉,听到门铃还差点绊一跤。

刘聪确实没睡醒。

开门看见盛宇的时候,刘聪是愣的,回过神来又有点恼。火气在心里来回转了好几个圈儿,堵在喉咙口又硬生生被自己压回去。刘聪无奈地叹气,只怪了他一句,你怎么穿这么少?

盛宇笑着伸手,替刘聪把折过去的领子理好。他胡乱搪塞道,豆浆还烫着,...

8 195

"我学功夫,从15岁开始,每天挥刀500下,这个数管住了我。从今天起,我以你为约束。"

24

泽风大过

泽风大过

*湘江水

*勿扰真主


1.

盛宇提着长衫衣摆跨进门。

刘聪在屋内扫地。

簸箕挨着一口煤炉,上面温着大铜壶。另一边是脸盆架,搪瓷面盆边上挂着洗得发硬的毛巾。

盛宇把黑毡帽和围巾挂在钉子上,一撩衣摆坐在椅子当中。

刘聪跨上布袋,低头摆弄电推子、剃头剪、刮胡刀、梳子、篦子一类。他生得端正,好看得紧。朗目剑眉,侧脸似尖山剑铓,但瘦得略显单薄,总是缺些神采。

盛宇盯着镜子,忽然问他:"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?"

刘聪抬起头来也看镜子。

盛宇抿着嘴唇的样子很不好惹,潭黑的一双眼像要看进刘聪心里去。

刘聪答:"未曾见过。"

他手里速度很快,理发、修面后又抽出几只大小不一的挖耳扦,...

7 89

*视频剪辑
*湘江水
bilibili av47528815

一枚硬币就能扭出S级的哥哥,可是哥哥们竟然...?
请看到最后一秒www

4 39

*视频剪辑
*湘江水
bilibili av45721252

勿扰真主,请看完最后一秒www

6 45

*视频剪辑
*双子座
bilibili  av41294520

问题不是制造会爱的机器人
真正的问题是:“人类能不能爱他们?”

1 24

弄潮儿

*湘江水

*勿扰真主,谢谢大家

盛宇敲门的时候刘聪刚躺下。

他懒得动,索性裹上被子闭起眼睛。

门外静了一会儿,传来锁被钥匙转开的声音。刘聪闭着眼睛听,听见盛宇换了拖鞋,悉悉索索把一个或几个塑料袋放下,又倒了杯水,当啷一声把杯子放回桌子上,最后踢着拖鞋向自己走来。

盛宇打开卧室门后愣了愣,嘟囔着:“怎么还在睡。”动作就轻了许多。

他轻手轻脚把刘聪丢在枕边的书合上。那里本来是他睡的位置,现在写着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两头狼”。不知道斯科特的心理疗法对刘聪的失眠有无帮助,但让盛宇内疚得很。

他叹了口气,帮刘聪掖了掖毯子,转身去柜子里挑挑拣拣。

最后拿出来的是一条深红色暗纹领带,去年冬天逛HERMES...

有心人


*湘江水

*不会湘言,没有考究
  感恩观看,请勿打扰真主

1.

刘聪醒来的时候三点刚过,阳光温吞,摸起来并不烫手。

他住进长沙的那天也是2007年冬天开始冷的那天。

确切讲他是挤进长沙的,十几平米的公寓,盛宇的球鞋先占了半面墙。刘聪把箱子搬上楼,敲门没人应的时候,他才莫名其妙舒了口气。对门老头听到动静开了门,“搞莫子咯?”他端着搪瓷缸子探头问他。

刘聪哑然,愣了一会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说:“我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。”

老头关门后,刘聪在台阶上坐下来。

他还没决定好。

行李箱里的衣服和碟,U盘里的伴奏,脑子一热就答应盛宇的自己,他一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最后刘聪还是没...

 
1 / 2

© 软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