软糖

来找我,至少别让我在梦里都孤独。

弄潮儿

*湘江水

*勿扰真主,谢谢大家

盛宇敲门的时候刘聪刚躺下。

他懒得动,索性裹上被子闭起眼睛。

门外静了一会儿,传来锁被钥匙转开的声音。刘聪闭着眼睛听,听见盛宇换了拖鞋,悉悉索索把一个或几个塑料袋放下,又倒了杯水,当啷一声把杯子放回桌子上,最后踢着拖鞋向自己走来。

盛宇打开卧室门后愣了愣,嘟囔着:“怎么还在睡。”动作就轻了许多。

他轻手轻脚把刘聪丢在枕边的书合上。那里本来是他睡的位置,现在写着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两头狼”。不知道斯科特的心理疗法对刘聪的失眠有无帮助,但让盛宇内疚得很。

他叹了口气,帮刘聪掖了掖毯子,转身去柜子里挑挑拣拣。

最后拿出来的是一条深红色暗纹领带,去年冬天逛HERMES...

9 43

有心人


*湘江水

*不会湘言,没有考究
  感恩观看,请勿打扰真主

1.

刘聪醒来的时候三点刚过,阳光温吞,摸起来并不烫手。

他住进长沙的那天也是2007年冬天开始冷的那天。

确切讲他是挤进长沙的,十几平米的公寓,盛宇的球鞋先占了半面墙。刘聪把箱子搬上楼,敲门没人应的时候,他才莫名其妙舒了口气。对门老头听到动静开了门,“搞莫子咯?”他端着搪瓷缸子探头问他。

刘聪哑然,愣了一会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说:“我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。”

老头关门后,刘聪在台阶上坐下来。

他还没决定好。

行李箱里的衣服和碟,U盘里的伴奏,脑子一热就答应盛宇的自己,他一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最后刘聪还是没...

23 57

“我们聊天,吃饭,抽烟,走路,一起工作,这些都是不进入对方身体的做爱方式,而我们的身体在白天走向晚上的旅途中呼唤彼此。

我们听着末班列车的呼啸。教堂的钟声。午夜了。

我们自己的小火车慢慢滑动,飞了起来,带你漫步云端,走过不同的世界,然后早晨降临,新煮好的咖啡润湿的香气。你的脸上流露洁净的光芒,身体闻起来有潮湿的芬芳。

一天开始。

我们数着距离晚上还有多少小时。然后我们会做爱,悲伤至死。”


1 22
 

© 软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